推广 热搜: 四川  浙江  福建  绿色小水电  云南  安全生产  湖南  全国  重点  泉州 

张家界“一刀切”关停水电站始末

   2021-05-10 39230
核心提示:5月3日,长潭河水电站3个泄水闸门已全部开启,按照650立方米/秒的流量下泄。引子刚刚过去的2021年“五一”小长假,张家界迎来疫

图片

5月3日,长潭河水电站3个泄水闸门已全部开启,按照650立方米/秒的流量下泄。


引子


刚刚过去的2021年“五一”小长假,张家界迎来疫情之后第一个真正的旅游旺季:各热门景点人山人海、宾馆酒店全部爆满。


据“掌上张家界”统计,截至5月4日,张家界武陵源、天门山、大峡谷、黄龙洞、魅力湘西等核心旅游景点同比增长均超过100%,魅力湘西同比增长更是高达606%。


然而,与旅游产业的热闹喧腾截然相反,张家界小水电产业因2019年以来的一场“一刀切”关停而跌至冰点:原本机声隆隆的水电站厂房如今一片死寂,厂房外荒草丛生;一台台变压器、发电机和变电柜被当地政府用蓝色或彩条防雨布罩住,上面贴着封条:就地封存。


2019年9月底,张家界市辖区、县政府工作人员的车队开进包括长潭河、茶庵、茶林河、木龙滩等水电站,对这些电站进行强制解网。


张家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作为清洁能源的小水电缘何从政府花大力气招商引资的“香饽饽”突然沦为“历史的罪人”?



1

大反转

5月6日,“五一”小长假节后上班第一天,也是中央第六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离开湖南的日子。5月5日,湖南省人民政府网站披露:此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开展以来,已累计向湖南省交办3171件信访件,以长沙、娄底、衡阳接收交办问题最多,分别有815件、271件、269件。


“这次环保督察,张家界不是重点。”张家界慈利县长潭河水电站副总经理吴若平告诉记者,“因为张家界的问题他们可能认为都已经处理完了,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向上面反映情况。”


该电站总经理张卫胜通过湖南省生态环境厅公示的《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第五批、第八批、第十二批、第十三批、第十六批、第十七批进行了查询统计。


张卫胜告诉记者:“仅4月份张家界市举报水电站整改问题一共就有6次,都被督察组定性为不属实。”

图片

2020年汛期长潭河电站厂房门口出现大面积涌水。


图片

张卫胜向记者示意涌水淹没位置。


张家界地处武陵山脉腹地,辖“两区两县”(武陵源区、永定区、慈利县、桑植县),涉及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澧水与其支流溇水贯穿全境。


自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张家界为经济发展和带动百姓脱贫计,积极响应国家“以电代柴”、农村电气化、大力发展清洁可再生能源等政策号召,扩大招商引资、大作水电文章,于50年间相继建成江垭(30万千瓦)、关门岩(3.3万千瓦)、长潭河(8万千瓦)、茶庵(2万千瓦)、城关(2.9万千瓦)、茶林河(5.4万千瓦)、鱼潭(7万千瓦)等大小水电站共88座,总装机82.6万千瓦,年均发电量约30亿千瓦时,带动超过2000多个就业岗位。其中,44座水电站还兼具防洪、灌溉、供水、水土保持等综合利用功能。


2019年2月25日,就在时任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调研江垭电站之后,张家界水电政策突然转向,由原先的清理整改转变为全面关停(江垭和鱼潭除外),86座大小水电站面临“一刀切”于2019年9月30日解网的命运。


一石激起千层浪。张家界因水电“一刀切”关停引发的申诉、上访由此开始。


“我们是3月初接到永定区水利局的电话通知,说要在9月30号将我们木龙滩水电站解网。”木龙滩水电站负责人刘志明告诉记者。


木龙滩水电站位于张家界市中心大庸桥街道月亮湾东路,处于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电站装机1.5万千瓦,设计年均发电量6478万千瓦时,大股东为中国葛洲坝集团机电建设有限公司。

图片

木龙滩水电站,位于张家界市主城区,河道两旁都是居民区。


图片

自2019年9月30日强制解网以来,水电站失去了收入,通往厂房的道路两旁已杂草丛生。


“我是2月27号收到朋友微信转发来的一个没有盖章的文件,就是湖南省发改委和国网湖南电力公司《关于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水电站关停有关情况的汇报》,上面说包括我们茶庵在内的86座电站全部都要解网,一下子就懵了。”茶庵水电站副总经理唐汇军说。


茶庵水电站原名柳林水电站,是《澧水流域规划》中的第十一级水电站。电站原属慈利县地方国有,始建于1966年,于2009年改扩建,装机2万千瓦,于2014年11月完成竣工验收。

图片

茶庵水电站。


在“一刀切”全面关停的阴云笼罩下,装机8万千瓦的长潭河水电站与装机5.4万千瓦的茶林河水电站亦未能幸免。


2019年9月18日,长潭河水电站收到国网张家界供电公司《关于水电站退出发电功能相关事务的告知函》,要求于2019年9月30日与该公司结清电费,办结财务结算手续。


长潭河水电站位于张家界市慈利县零阳镇长潭河村,总装机8万千瓦,总投资6.9亿元,年均发电量2.46亿千瓦时。电站水库大坝高41米,总库容9800万立方米,防洪库容1422万立方米,属中型(3)级水库。除发电外,兼具防洪、供水、旅游等综合功能。


2021年5月3日,记者在长潭河水电站现场看到,由于汛期临近,3个泄水闸门已经全部打开并以650立方米/秒的流量下泄。由于长期以非正常工况下泄,下游左岸边坡混凝土墙已于去年汛期被冲出一段长约80米的缺口。

图片

由于长期以非正常工况下泄,长潭河电站大坝下游左岸边坡混凝土墙于2020年汛期被冲出一段80米长的缺口。


张卫胜还给记者看了一段水下监控录像,显示大坝消力戽护坦混凝土已经被剥去了一层,露出了钢筋,有些地方连钢筋也看不见了。


位于慈利县境内澧水中游的茶林河水电站,遭遇与长潭河类似。“因为处在实验区,在之前省、市、县的文件里,我们都是整改保留的,直到2019年2月底,张家界突然拟定将保护区内88座电站中包含实验区的86座电站关停的整改方案,全面绕开四部委联合签发的【2018】312号文件,实行‘一刀切’,真心不明所以。”茶林河水电站站长唐斌说。


2018年12月14日,水利部、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抄送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共10省市人民政府,要求限期退出涉及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或缓冲区、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违规水电站,全面整改审批手续不全、影响生态环境的水电站。其中“主要任务”中明确了“分类整改落实”并对“退出类”、“保留类”、“整改类”三类小水电分类标准进行了详细说明。


图片



据了解,茶林河水电站是澧水干流规划确定的第13级电站,总装机容量5.4万千瓦,水库总库容1.29亿立方米,防洪库容为2420万立方米,属于中等大(2)型工程,兼有发电、防洪、灌溉、航运、养殖、旅游等综合功能,由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属企业湖南新华水利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水利”)开发运营。


“我们不是小水电,无论是水利部的文件还是湖南省关于小水电清理整改的解答文件,都阐明了小水电清理整改的范围是5万千瓦以下的水电站。”唐斌说。


从2019年9月3日获知可能被关停的消息后,直到2020年11月5日,新华水利先后12次向慈利县、张家界市人民政府致函,恳请妥善处理退出后相关事项以及防洪度汛等重大安全问题,并请求恢复发电功能,均未得到明确回复。




2


两次环保督察

 

张家界水电站缘何遭遇如此命运?这还得从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湖南开始说起。


2017年4月24日,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中央环督六组”)进驻湖南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环保督察。


很快,中央环督六组就指出了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存在管理不到位,其中包括保护区内水电项目存在的影响大鲵栖息地有关问题。


按照省委、省政府指示,张家界市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迅速联合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共同研究制订了《关于对慈利县涉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发建设项目处理意见》(张环督函【2017】7号文),要求4个区县立即组织整改。


在张家界市辖两区两县中,慈利县首当其冲。该县境内共有水电站33座,总装机容量55.212万千瓦,位居张家界之首。


2017年5月8日,慈利县水利局根据该文向位于其境内的江垭、关门岩、长峪等9座水电站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江垭、关门岩、长峪、范家洲、长潭河5座水电站(地处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限期退出,退出期限为6年;青年、城关、茶庵、茶林河4座水电站补办大鲵影响专项环评手续。


这则紧急通知一开始并未引起上述水电站的重视,他们只是一如往常地向慈利县水利局作出了函复。没想到,这则通知竟成了影响他们今后命运的转折点。

图片


2017年7月31日,中央环督六组正式向湖南省反馈督察意见,共提出76个问题,其中第四条指出:“自然保护区管理不到位。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仍有非法采砂项目29个,水电项目67个,由于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大鲵的天然出苗点较保护区成立之初大幅减少。”


针对中央环督六组指出的问题,湖南省于2017年8月研究制订了《湖南省贯彻落实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涉及到自然保护区管理这一项,湖南省提出的目标是:取缔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非法采砂和违规水电项目,加强规范化管理,恢复大鲵栖息环境。具体措施是:2017年10月底前,张家界组织对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67个水电项目逐一制定分类处理方案,完善逐步退出机制并落实生态补偿措施,明确完成时限、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从2017年4月第一轮环保督察到2018年10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之前,张家界成立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的工作专班,组织国内权威专家对方案进行了反复论证,一共拿出了三版整改方案,其中第三版方案“张政办函【2018】111号文”明确:立即退出12座、限期退出24座、整改保留24座。


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30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针对2017年的第一次环保督察开展“回头看”,并针对洞庭湖生态环境保护统筹开展了专项督查。


2019年2月28日,省环整改工作组办公室以“湘突环改办【2019】4号文”将这次“回头看”指出的问题梳理形成了39个整改任务清单,其中第八个涉及张家界小水电清查整改并在“问题描述”一栏中措辞严厉地点名批评了张家界:


“张家界市在制订大鲵自然保护区违规小水电整改方案时原则性不强,在延长水电站退出时限、增加水电站保留数量上一变再变、一松再松,在湖南省多次发文要求优化整改方案的情况下,仍有两份方案将部分违规水电站退出时限设为2038年,甚至将拟保留水电站数量由24家增至40家。张家界市2018年10月正式印发的最新整改方案,只针对早期排查出的60个水电站进行整改,面对保护区内新发现的28个水电项目只字未提。截至‘回头看’时,全市仅退出水电站17座,总装机容量0.7万千瓦,不到全部88家水电站总装机容量的1%;年引水量仅1.4亿立方米,仅占总引水量的0.24%。在保护区设立后,建于核心区、缓冲区的23座违规水电站,仅6座退出发电功能。”




3


流域规划VS环保规划

 

面对上述指责,张家界有苦难言。


一边是国务院批准的《澧水流域规划》,另一边是同样被国务院批准的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二者一前一后,形成剧烈冲突。


澧水,因其上游“绿水六十里,水成靛澧色”而得名,又因屈原“沅芷澧兰”诗名曰兰江。诗情画意的另一面,是她曾经作为洞庭湖水系洪灾最为严重的河流之一,在汛期时露出凶猛的爪牙,令沿岸百姓饱尝其苦。


1991年3月,湖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在以往规划的基础上完成《澧水流域规划报告》,将澧水流域规划的任务定性为:以防洪为主,兼顾灌溉、发电、航运、水土保持和旅游等功能。其中干流布置16个梯级水利水电工程,支流溇水则按照5级开发。同年,水利部召开专题审查会并通过初步审查,随后报原国家计委获得原则同意,最终于1994年经国务院正式批准。


图片

澧水流域梯级水电站示意图。



1996年,国务院以“国函[1996]113号文”批准建立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据大鲵资源保护与综合利用湖南省工程实验室主任罗庆华教授的论文《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功能分区研究》,“由于当时申报自然保护区时间紧急,没有进行系统的资源调查。仅根据水域结构,进行理论上粗略划分,与大鲵分布实际情况的矛盾较大。”


论文指出,“保护区盲目将张家界市澧水水系所有水域划入了保护区范围,实际上大片的城市主城区、集镇等人口密集区域或农田等在保护区批准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


同时,保护区在功能分区上也存在结构不合理。文中指出:“功能分区简单地将流域截断划分为核心区、缓冲区与实验区,线性分区形状使核心区与缓冲区2个斑块连接面积过小,缓冲区不能起到核心区天然屏障的作用,不利于保护大鲵生境的生态完整性。”

图片

大鲵属水陆两栖动物,昼伏夜出,喜阴,不耐噪声,生长环境对水质要求极高。


图片

图为张家界当地百姓在放生大鲵。


2015年,为优化功能分区,加上国家重点工程——黔张常铁路项目建设需求,湖南省委托国家林业局中南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对保护区功能分区进行了一次调整。2016年初,《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功能区调整规划》通过环保部组织的专家评审。


这次调整不涉及范围与面积的变化,而是增加了核心区和实验区面积、减少了缓冲区面积,三区面积结构比例更趋合理,但是保护区的空间结构不合理问题仍未得到解决。罗庆华在上述论文中指出:“保护区中仍然只有水域淹没区,缺乏大鲵所需要的陆地区域。”

图片2016年修改后的保护区功能区划图。


直到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童路雯仍在建议重新评估规划保护区范围、指导保护区进行范围调整。其中包括:出台两栖动物保护区的区划技术规范,根据大鲵生活习性,在面积不缩减、功能不降低的条件下,将水域两岸一定范围内的陆地划为保护区,将没有保护价值的水域范围调出保护区,将涉大鲵保护区的4个城区及其建制镇从实验区调整出保护区规划。


2018年12月29日,张家界市在前期三版方案的基础上,出具了《湖南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电项目整改优化方案(送审稿)(张政【2018】39号)》。按照该方案,退出62座,保留22座,整改4座”。


2019年1月9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黎咸兴带领省市环保、水利以及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到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就该方案进行了汇报。


中央督查办指示:基本同意整改方案。但该方案还未来得及按照程序报批后向社会公开,时任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于2019年2月25日调研江垭电站时当场决策:关停88座中的86座。

图片

2019年2月25日,时任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调研江垭电站时,作出了“88关停86”的决策。


就在杜家毫调研张家界后第三天(2019年2月27日),湖南省发改委与国网湖南省电力公司就将一份《关于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水电站关停有关情况的汇报》呈送至湖南省委,这份汇报以附件形式分批安排了86座电站解网方案,其中6月底前解网67座,9月底前解网19座。


很快,张家界在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在原先4个整改方案的基础上拟定了第5版整改方案,该方案严格执行了杜家毫江垭调研的决策,“保护区内88个水电站到2020年底前关停退出86个,占总数的97.7%;整改保留2个(江垭电站、鱼潭电站),占总数的2.3%。2019年9月底前关停退出的86个水电站全部停止发电;2020年底前关停退出的86个水电站拆除大坝42个”。


由于涉及到不同类型、多种所有制结构的86座水电站的集中退出,资产评估、补偿安置问题难如关山,张家界如履薄冰,这份方案以讨论稿形式存在,直到2019年8月1日才正式发布(张发电【2019】7号)。

图片


但从2019年2月25日到2019年8月1日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张家界市辖区县皆以这份讨论稿作为行动准则。


在此期间还有一个插曲。为督促湖南省严格按照中央要求搞好整改,为更好地指导其他地区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提供借鉴经验,2019年3月26日至28日,由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副司长邢援越带队、国家发改委等4部委参加、水产渔业等方面专家组成的调研组到湖南针对小水电清理整改特别是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电项目整改工作进行了调研。一个月后,水利部办公厅将《关于湖南省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电项目整改情况的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下发至湖南省水利厅,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张家界最新方案“缺乏充分论证”。


2019年9月,对该项工作负主体责任的区县党委、政府开始严格执行上述决定,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图片

2019年9月30日,长潭河电站监控显示,慈利县政府车队开进电站。



图片

2019年9月30日,慈利县涉大鲵自然保护区水电站整治工作指挥部对长潭河水电站进行强制解网。


图片

2019年9月30日,茶庵水电站被当地政府强制解网。


图片

2021年5月3日,记者拍到的茶庵水电站船闸。


图片

长潭河水电站水轮发电机组被贴上封条。


图片

5月3日,记者看到,茶庵水电站控制室仍有两人在值班,控制柜也被当地政府贴上了封条。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向记者表示,一旦涉及到水,就是一项跨部门、跨专业的高度复杂的工作。“一个水电工程从勘测、规划、立项、设计到建设至少需要经过数年的时间,三峡水利枢纽仅论证就用了30年,需要很多机构和部门的审批,但是要说拆除,可能只要某个部门的某个领导一句话,这非常不正常。在发达国家,要拆一个电站需要论证的工作量,绝不会比建电站少,否则会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水利部《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张家界共完成了59个水电站的后评估工作,评估报告通过了省级评审专家组的审查。截至2019年3月水利部带队的联合调研组调研张家界之时,张家界大鲵保护区已退出发电功能电站达53个,对大鲵天然出苗点有影响的11个水电站已全部退出,完成了45个水电站大坝的视频监控系统与区县水利部门联网以保证生态流量泄放。



4


皇帝的新装

 

至此,轰轰烈烈的张家界小水电清查整改以2019年9月30日包括实验区在内的、原本通过研究论证决定保留的水电站纷纷被国网张家界供电公司解网而告终。


这一天,张家界水电行业哀鸿遍野。


有至少3家被关停电站的负责人向记者反映,为督促张家界按照杜家毫江垭调研决策严格贯彻执行,杜家毫曾责令湖南省纪委到各电站查账,到市县领导会上训话,要求全市领导提高政治站位,哪个电站没有执行到位包站领导将被问责。


对照全国小水电清查整改情况来看,张家界似乎成为了一个特例——形势一片大好、百姓怨声载道。


一边是湖南省委、省政府利用省内新闻媒体大肆宣传关停之后的诸多好处,另一边则是“不平则鸣”的包括央企、民企在内的水电站业主纷纷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国家有关部委和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


“这就好比试卷的标准答案是错误的,越严格按照这个错误的标准答案去判卷,造成的错误越大。”知情人士称。


据反映,张家界关停86座水电站,不仅每年财政收入缩减,还将因此而背负巨额债务。以慈利县为例,水电产业一直是这个省级贫困县财政收入的四大支柱之一,近年来水电税费贡献仍占总税收的9%左右。按照目前的整改方案,慈利县预计电站退出32个,总装机22.212万千瓦,预计退出补偿及相关费用需要近30亿元。


桑植县拆除7个水电站已经耗资4000万元,后续还将陆续关停退出19个电站,届时将每年减少财政收入2亿元,占财政总收入的30%。


另外,张家界86座电站中有19个电站有银行贷款,总金额超过11亿元。


2021年5月3日下午,记者走访了位于慈利县城的城关电站,该电站隶属于慈利县财政,每年发电收益接近4000万元,上缴利税约1800万元。自2019年9月30日关停后,县财政需要每年支出约600万元用于员工工资发放。同时,由于关门岩、青年、茶庵、长潭河、茶林河5座电站因补偿方案未落实,每年的电厂维修也需要慈利县财政负担,截至目前已经投入了将近400万元用于闸门、水泵等安全设施的维护检修。


当被问及关停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时,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收入降了一半,能好到哪里去?幸福指数怎么提高?不符合常理嘛。”

图片

慈利县城关电站,位于主城区,始建于1970年,具有防洪、灌溉、供水等多重功能。


2019年9月30日之后,张家界“一刀切”关停水电站的做法迅速在长江经济带蔓延开来,基于全世界还没有如此集中退出或拆除如此大量水电站的先例,贵州省某市曾经想过要到张家界来“取经”,后来也因为了解到张家界因此而激发的沸腾民怨而却步。


2021年5月4日,该市小水电行业协会会长见到记者,用“历劫”一词来形容这场运动。


“实际上发展到现在,张家界水电站‘一刀切’关停已经成了皇帝的新装,从省、市到县,大家都心照不宣,就是没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张家界一水电站负责人对记者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水利水电专家向记者表示,张家界水电站“大部分不该关停”:“瑞士是单位面积上高坝大库最多的国家,也是环境非常好的国家;美国3亿人,有8万多座水库,中国14亿人,才有9.8万多座水库。修建水库大坝是目前为止人类调节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最好的方式,水库与环境保护不是对立的,是可持续发展的支撑设施,简单粗暴一拆了之的做法,该停止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在其4月2日公开发表的《需高度重视盲目拆除小水电的重大安全隐患》一文中指出:“如果因为要整顿小水电行业的历史遗留问题,就将所有小水电站的发电装置‘一刀切’拆除,既背离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于生态环境保护没有任何益处,又给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埋下了重大安全风险。亟需尊重科学,尽快纠偏。”


据知情人士称,在杜家毫“一锤定音”之后,湖南省直机关各部门噤若寒蝉,无人再敢提出反对意见,但时任湖南省省长、现任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曾持保留意见,缺席了一次针对该方案召开的专题会议。



尾声


由于不断通过各种渠道奔走呼吁,现在长潭河水电站在抖音上已然成了网红。


一位“千里走单骑”——骑单车旅行的网友“鹏鹏”行至此处,见到两山夹一河的景致,情不自禁拍下了视频发布到他的抖音账号上:“溇江的长潭河水电站,二边壮丽的山,中间青绿的河”,视频中他还发出感叹:“太棒了这个,很壮丽,不虚此行呀!”


2021年汛期马上来临,这些被关停的水电站依旧承担着巨大的防洪责任与压力。


2021年3月9日,慈利县水利局公布了2021年度中型水库大坝安全管理“四个责任人”名单,长潭河与茶庵赫然在列,张卫胜和唐汇军以管理单位责任人的身份出现在该名单中。


 
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水电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水电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声明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